新闻资讯

栾菊杰祖国好横幅感动全场观众

来源:优德88-优德88手机版-优德88官网发布时间:2020-05-02 04:39:26浏览:19

  栾菊杰以一幅“祖国好”向祖国人民表示衷心的感谢。 CFP供图

  1984年8月3日,栾菊杰获得第23届洛杉矶奥运会女子花剑个人比赛金牌,成为第一个在奥运会击剑比赛中获得金牌的亚洲人。图为栾菊杰在决赛前试剑。 (资料图片)

  24年前,就在许海峰为中国代表团夺得历史上首枚奥运会金牌的洛杉矶,26岁的栾菊杰成为中国历史上首位金牌女剑客,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击剑史上唯一的一枚奥运金牌。

  告别赛场长达20年的栾菊杰,今天代表加拿大队以运动员身份参加女子花剑个人赛,尽管止步32强,但是她以行动感动了在场每一名观众,一幅“祖国好”表达了她内心深处的感恩,而她对于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女儿所付出的爱,说哭了在场所有采访她的人。

  本专题撰文 特派记者 杨敏 本报北京8月11日电

  栾菊杰的比赛在上午11时进行,身着雪白的剑服,头戴威武的护面,手持闪亮的长剑,50岁的女剑客刚刚出场,看台上的拉拉队已经亮出了加油的字句。

  岁月在栾菊杰身上留下的痕迹仅体现在稍微发福的体型上,而她手上动作之多变与步伐移动之灵活,仿佛又让人看到24年前的奥运会上她那扬眉剑出鞘的飒爽英姿。

  面对夺得过非洲冠军的突尼斯对手布贝克里,栾菊杰耐心应对,“我一直在叮嘱自己,千万要冷静,我知道她不到20岁,进攻凶猛,一直在法国练剑,但是,她每次碰见我连招呼都不打。”

  对手缺乏的正是剑客基本的风度,栾菊杰抓住了这个心理弱点,以13比9获胜并跻身32强。在前来现场助威的丈夫以及三个孩子心目中,栾菊杰应该是最棒的。

  顺利晋级的栾菊杰并没有立即离开赛场,她缓缓地从背包里掏出一面红底黄色的横幅,上面赫然写有“祖国好”。横幅太大了,为了把它高高举起,栾菊杰几乎上半身都被遮住。展示了一圈,她才满意地退场。现场不少观众看到了横幅后感动得热泪盈眶,而他们给予栾菊杰的掌声也愈发热烈。

  尽管在中午的1/16决赛中输给了来自匈牙利的对手,但是栾菊杰赢得了全场的尊重,所有在现场守候的媒体都争相采访她,看到混合采访区的记者已经站得里三层外三层,加拿大击剑队的领队当机立断借用了一个新闻发布厅。

  栾菊杰带着她的丈夫顾大进来到发布会,每逢加拿大记者提问,她就用流利的英语应对,如果是中国记者提问,她就用中文回答。大家最好奇的是,她怎么想到了展示这面“祖国好”。原来,这面横幅是她亲手制作的,早在出发前就做好,准备在开幕式上向世界展示。

  “本来我是加拿大代表团的4名候选旗手之一,后来没选上,不过团部说了我可以站在第一排入场。我打算在开幕式上打开这个横幅,可是,后来团部规定全体成员在入场的过程中不得展示任何标语,否则就被开除,我想我作了这么大的努力才能参加奥运会,不能就这样被开除啊。”栾菊杰后来还是把横幅带进开幕式现场了,只是她等到整个代表团进入了规定区域后才拿出来,“那个横幅太大了,遮住了我的脸,是我们团部的人帮我举起来的,我还拍了照。”

  栾菊杰把另外一次展示“祖国好”的时间定在今天的第一轮亮相之后,“我把我的青春献给了国家,是党和国家培养了我,不出国的话,可能我还不会感受到作为中国运动员是多么的幸福。”栾菊杰表示,正是这20多年在海外的漂泊,让她充分感受到代表中国参加比赛的条件多么的优越,“我打出这个横幅,正是要感谢祖国培养我,让我练出了这么好的技术,我想利用北京奥运会这个舞台,向祖国人民表示衷心的感谢。”

  栾菊杰认为,她代表哪个国家参赛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展示奥运精神,“我都想好了,打完第一场,不管输赢都要利用这个机会去向所有观众表示感谢,能赢一场我已经赚了。”

  栾菊杰知道今天现场有很多观众为自己加油,“我感觉到,他们在意的不是我的输赢,他们是鼓励我:‘你这么大岁数,一定要坚持住。’我想表现的是,我还年轻,我还不像50岁。”

  栾菊杰为了参加北京奥运会而准备了15个月,更自掏腰包参加了近十站积分赛,花费接近10万元人民币,“如果不是奥运会在北京举行,我绝对不会参加,毕竟我已经退役20年了。我的出发点是,祖国第一次派队参加奥运会,我参加了,这次是祖国第一次举办奥运会,我也要借此展示给年轻人看,之所以能够站在奥运赛场,是通过多年的苦练积累而来的。”

  栾菊杰打算在北京奥运会之后在上海开设一所击剑学校,为中国的击剑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,“之前的20多年,我在中国,之后的20多年,我在加拿大,估计今后的20多或30多年,我会一半在中国,一半在加拿大。”

  栾菊杰在解释自己为何亮出横幅的时候,很多记者都听得红了眼睛,接着,当她谈起自己为何远离故土移居加拿大时,直接就把自己和身边所有记者都说哭了,因为她提到了自己那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大女儿。

  栾菊杰有三个小孩,分别叫做顾梦佳、顾梦圆和顾宏涛。怀上大女儿的时候,栾菊杰已经33岁了。剖腹生下女儿,她还没来得及体会初为人母的感觉,就被告知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。

  本来,栾菊杰是因为丈夫出国做生意才跟着去加拿大的,她的本意是想学好法语,好让自己日后可以从事裁判工作,“因为当年我比赛的时候也遭遇过裁判的误判,我就觉得中国不能没有人在国际剑联,我是想学好了外语然后在里面谋发展。”

  没想到,女儿的病让她不得不最终选择长居加拿大,“老大发生了这个情况,从两岁开始放入心脏起搏器,后来更换起搏器的手术做了10次,反反复复都是我把她送进手术室,可以说没有多少父母像我们这样走过来,其实真艰难……”说着说着,栾菊杰就开始哽咽了。

  当年她执意要抱着大女儿回家,尽管医生预言生命不会超过6岁。但现在,她的大女儿已经16岁了。“经历了这么多,我感到没有什么东西比生命更加重要,加拿大的医疗条件更加适合她,所以我们就留了下来。”

  为了照顾女儿,栾菊杰一家成了“女主外男主内”,丈夫在家里照顾孩子,她就在外面打拼。

  在加拿大击剑界,栾菊杰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,每年60%以上的奖牌也都被她的弟子包揽,她年年被加拿大击剑协会评为优秀教练。“栾菊杰击剑公开赛”还作为一年一度的赛事永久地在加拿大举行。“今天我回到祖国,我想让国人知道,我没有给中国人丢脸,我在加拿大得到了承认,无论在哪里,我都是中国人。”

  今天栾菊杰的三个孩子都到了现场给妈妈加油,而二女儿还参加了发布会。只是大家都没有意识到,身边那个容貌清秀的女孩就是栾菊杰的二闺女。

 
优德88-优德88手机版-优德88官网